从投资企业类型看

2020-06-10 10:52

冯永辉认为,饲料企业向生猪养殖延伸,主要出于两个方面原因。首先是降低整个产业链的风险。由于生猪养殖的周期性特征,亏损期养殖户的资金通常较紧,一旦养殖场的资金链出现风险,就会把这种风险转嫁给饲料企业;发展养殖就意味着在养殖户亏损的过程中,饲料企业可以把卖不出去的饲料喂自己的猪,维持企业的开工率,对冲上下游风险。其次,整个猪产业链利润最高、机会来临波动最大的是生猪养殖,而饲料的行情相对稳定,饲料企业往下游延伸,可以直接受益猪周期而获利丰厚,在高峰期养殖获利甚至可以高过主业饲料业务。

在生猪养殖环节,唐人神通过设立产业基金投资并购、推行“1+25”养殖模式,大力补强生猪产能。通过并购重组和轻资产的“公司+家庭农场”养殖模式,计划在2016年-2025年累计投资90亿元,未来10年内扩产到600万头生猪出栏规模。招商证券指出,“1+25”(即1个母猪场加25个家庭农场)的模式结合猪场融资租赁,可实现轻资产扩张。这种模式受土地、资金、环保的制约较小,具有较强的扩张力。

如果2018年产能集中释放,届时猪价会否出现大幅下跌。白旭波分析指出,从2016年全年以及2017年第一季度的情况看,上市公司生猪销量多保持大幅增长,显示出上市公司新上产能逐步释放。2016年多家上市公司公布的新建养猪项目,其投资建设周期约为两年。因此,2018年之后将迎来产能集中释放。2018年生猪价格相对处于低位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唐人神预计,一季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999万元至5714万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110%-140%。生猪行情价格相对高位运行,公司生猪出栏量预计大幅增加,养殖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。

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王晓悦、白旭波分析指出,这种区域转移的趋势与规划的四类分区划分基本一致。

随着资本的涌入,业内普遍预测,“猪周期”红利正逐渐远去,2016年疯狂的猪价走势,2017年或无法复制。同时,2016年养殖企业积极扩张的产能,可能在2018年得到释放。

在生猪养殖方面,此次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稳定生猪生产,引导产能向环境容量大的地区和玉米主产区转移。方正证券指出,从目前的情况看,东北地区的养殖优势不断扩大。东北具备一定的资源优势,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取消后,玉米各地区的价差逐步趋于合理,东北地区玉米价格较低,由原来的“资源劣势+物流劣势”转变为“资源优势+物流劣势”,产业转移的动力逐步增强。东北振兴和南方加大环保的大背景下,“南猪北养”趋势明显。大型企业纷纷公布未来养殖计划,在东北以及内蒙古建场,产业转移将弥补禁养拆迁、散户退出的市场缺口。

随着资本的涌入,业内普遍预测,“猪周期”红利正逐渐远去,2016年疯狂的猪价走势,2017年或无法复制。同时,2016年养殖企业积极扩张的产能,可能在2018年得到释放。

在以往的周期中,生猪价格连续上涨半年,母猪和生猪存栏就会上涨。随后养殖户纷纷补栏、扩栏,造成新一轮猪价下跌。但本轮“猪周期”补栏结构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特点,大型养殖集团补栏扩张积极,中型养殖户补栏缓慢,小型和散养户因环保压力逐渐退出。截至2016年底,国内生猪存栏头数已连续4年下降。截至2016年底,生猪存栏头数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冯永辉指出,上市公司产能扩张主要不是看“猪周期”,而是看行业的转型期。生猪养殖从散养向规模化转型过程中,散户退出越来越多,留下巨大的市场空间。上市公司瞄准行业转型带来的机会,扩张产能将是长期趋势。

随着2017年底前关闭或搬迁禁养区畜禽养殖场最后期限的临近,各地清退猪场的力度不断增大,南方水网禁养地区面临生猪产能的削减。同时,大型企业纷纷公布未来养殖计划,“南猪北养”的趋势明朗,东北等地承接的产业转移或将弥补禁养拆迁、散户退出的市场缺口。

以牧原股份为例,公司仅在2016年就进行了五轮扩张。2016年4月,牧原股份公告称,使用自有资金2000万元在陕西省大荔县等三地设立三家全资子公司;6月,出资2000万元在河北广宗县、内蒙古奈曼旗等地市建设五家全资子公司;7月,拟出资2000万元在河北省馆陶县等地设立四家子公司;8月,拟分别出资2000万元在湖北省老河口市等地设立六家子公司;11月,拟分别出资500万元在陕西省白水县等地设立五家全资子公司。同时,牧原股份还对旗下多家子公司进行增资,涉及资金数额巨大。

与此同时,国内其他生猪养殖龙头也纷纷扩大养殖规模。温氏股份积极保持养猪业龙头地位。公司表示,每年生猪出栏量将保持约15%的增长,2018年增量略多,2019年计划生猪出栏3000万头;新希望六和2016年2月发布公告称,拟投资88亿元,通过3到5年时间,以“公司+家庭农场”等方式发展1000万头生猪。此外,雏鹰农牧、正邦等公司均有扩张动作。

冯永辉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指出,“猪周期”包括两个价格拐点,上涨和下跌之间的相互转化。从本轮周期看,上涨转为下跌的价格拐点出现在2016年6月份。猪价下跌是一个持续过程,随着盈利逐渐收窄,早晚会跌破成本价进入亏损期。盈利和亏损的分界线最早或出现于2018年下半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从投资企业类型看,2016年以来养猪投资的主导者不是原本的养殖企业,而是由饲料企业主导。2015年,饲料企业与养殖企业各自贡献的投资额占比分别是35%和50%;到了2016年,饲料企业与养殖企业各自贡献的投资额占比变成了83%和16%。从单个企业层面看也是如此,在养猪类投资额排名前五位的企业中,四家为饲料企业,包括大北农、新希望、天邦股份、金新农,只有一家以养殖为主的企业牧原股份。2016年饲料企业的养猪投资额增长2200倍以上。

此外,目前公司饲料、屠宰的产能利用率都在30%-40%左右,加强养殖可以拉动上游饲料的销量,并为下游肉制品提供可三维溯源的猪肉,承上启下地贯穿产业链。

白旭波同时指出,价格低点或周期下行阶段以往的周期特征出现较大差异。首先,生猪养殖行业的参与者规模越来越大,养殖效率越来越高,行业运行较以前散户为主的养殖格局更加理性,抗风险能力也会增强。因此,猪价可能下降,但价格波动幅度不会那么剧烈。从短期来看,产能释放后叠加猪价低点,将给上市公司经营带来一定压力;长期来看,大型企业注重长期回报,同时市场份额提高,有利于整个行业供需关系的稳定。

根据《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,全国划分为重点发展区、约束发展区、潜力增长区和适度发展区四个区域。重点发展区包括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重庆、广西、四川、海南7省(区、市);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内蒙古、云南、贵州为潜力增长区;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大城市以及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等南方水网地区作为约束发展区域。

招商证券指出,与其他养殖公司相比,唐人神的全产业链布局小而美,找准方向扩大养殖规模和布局消费终端,实现各环节规模匹配,提升抗风险能力和盈利能力。在种猪育种环节,通过技术改进提升psy(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),降低养殖成本,用育肥养殖放大规模,与饲料产能形成匹配。

在加大环保治理的背景下,生猪主产区,特别是南方水网地区面临生猪产能调减的巨大压力。为此,不少大型农牧企业选择到生猪养殖适宜区投资布局新的养猪项目。从区域分布看,养猪北上态势明显。根据《2016年农牧业上市公司投资活动回顾》,在按投资额占比排名的前十的省(区、市)中,南北各有5个,但北方的内蒙古、河南、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北的投资额占比合计达到59%,南方的安徽、湖南、广西、湖北、四川等的投资额占比合计只有27%。

2017年,产能扩张仍在继续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今年3月,上市公司明确提出的即将或在建的养猪项目已超过900万头。事实上,大型养殖企业的养猪业务扩张一直都在进行,在猪价回暖后更是加大力度扩栏、建新场。

3月31日,农业部发布《重点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综合治理示范工程建设规划(2016-2020年)》,划定洞庭湖、鄱阳湖、太湖、海河流域、松花江、淮河、三峡库区、巢湖、洱海为重点治理区域。这是继2016年11月《“十三五”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通知》中提出在2017年底前关闭或搬迁禁养区畜禽养殖场(小区)之后的又一政策加码举措。

除了拆猪场直接削减存栏量外,环保带来的成本上涨也抬高了生猪养殖门槛。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表示,公司新建养猪场项目的环保投入占整个项目投入的12%-15%,包括污水处理设施、有机肥加工、病死猪处理和管网建设等。体现到养猪成本上,环保工程硬件投入和运行费用约占到一头断奶猪完全成本的16%左右。

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《2016年农牧业上市公司投资活动回顾》显示,2016年,农牧业上市公司养猪类项目投资合计414.43亿元,153个养猪项目覆盖了国内22个省份及海外的越南市场,与2015年38个养猪项目以及2014年22个养猪项目相比,增长幅度巨大。根据部分公布的产能信息汇总,这些项目完全投产后,每年将贡献超过2700万头的出栏生猪。

白旭波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分析指出,饲料企业在2016年大力布局养猪是外部时机的推动,同时也是饲料企业寻求饲料价值最大化、与下游互补性资产主动结合的产物。同时,企业通过扩张争夺行业地位。在扩张产能方面,养殖类企业并不甘落后,主要因为前面几年投资比较多,2016年出现弱于饲料企业的风头。

如果2018年产能集中释放,届时猪价会否出现大幅下跌。白旭波分析指出,从2016年全年以及2017年第一季度的情况看,上市公司生猪销量多保持大幅增长,显示出上市公司新上产能逐步释放。2016年多家上市公司公布的新建养猪项目,其投资建设周期约为两年。因此,2018年之后将迎来产能集中释放。2018年生猪价格相对处于低位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生猪养殖项目数量、投资额及产能骤增,且这些投资多发生在这一轮猪价开始上涨之后。新希望六和股份研究员王晓悦、白旭波分析指出,从农牧企业自身长期经营的角度看,随着限制性环保政策持续加码、养猪群体老化、规模化程度快速提升、养猪资源稀缺的矛盾越来越突出,在这个时点布局养猪业务节奏上慢一步,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全面陷入被动。2016年这些养猪投资的顺利实施与建设,或将是决定未来企业养猪格局的关键一年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在环保政策持续推进下,生猪养殖产业准入门槛和养殖方式的要求越来越高,仅饲养成本提高就将极大增加散户养殖的负担,环保政策加码将加速不合格散户的退出。招商证券认为,随着环保排查的逐渐深入,高污染、低效率的中小散户被清退的同时,规模化、标准化的养殖龙头则加速扩张,行业集中度将提升。

白旭波同时指出,价格低点或周期下行阶段以往的周期特征出现较大差异。首先,生猪养殖行业的参与者规模越来越大,养殖效率越来越高,行业运行较以前散户为主的养殖格局更加理性,抗风险能力也会增强。因此,猪价可能下降,但价格波动幅度不会那么剧烈。从短期来看,产能释放后叠加猪价低点,将给上市公司经营带来一定压力;长期来看,大型企业注重长期回报,同时市场份额提高,有利于整个行业供需关系的稳定。

冯永辉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指出,“猪周期”包括两个价格拐点,上涨和下跌之间的相互转化。从本轮周期看,上涨转为下跌的价格拐点出现在2016年6月份。猪价下跌是一个持续过程,随着盈利逐渐收窄,早晚会跌破成本价进入亏损期。盈利和亏损的分界线最早或出现于2018年下半年。

在环保风暴下,猪场拆迁对供给端的影响较大。招商证券指出,2016年因环保整治而削减的生猪存栏为3600万头,2017年是禁养区关闭或搬迁的最后期限,各地政府将加大治污、拆猪场力度,清退范围也将扩大,将继续影响生猪供给。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