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带了两个行李箱

2020-03-10 12:39

自己的亲朋好友也就算了,关键是还有不少陌生人来“搭讪”,闲聊一两句之后,都会转入正题,让他帮忙带一些奢侈品。

李渊栋表示,难不成为了一个包,他要先把这些一线女星的广告、电影、花絮、新闻发布会都看一遍,然后火眼金睛地找出截图中不起眼的包吗?“你当我是搞批发,闲着没事去逛遍整个巴黎?”李渊栋无奈发出如此感慨。

“在国外代购东西,邮费很高,不可能进行大规模邮寄,只能自己放假回国的时候带一些。”李鸥说,最关键的是,有的东西并非全年打折,一般在圣诞季这样的节假日,折扣会比较多,“所以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要到处跑去帮朋友购买东西。”李鸥说,因为住郊区,每次去买东西,来回车费都得自己贴。上次回国,他的一个好朋友托他带了某品牌的小黑瓶化妆水,东西虽然不是很大,但因为有盒子,所以很占空间。“我那次回家,就带了两个行李箱,装的还都是给别人代购的商品,我自己就带了几件衣服。”李鸥说。

当然,也有学生通过代购捞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。“听说原来香港科技大学有个内地学生,读了一年,就专职搞代购。”小叶告诉记者,但她不好意思收朋友的钱,说不定自己回到内地后,也需要朋友帮忙代购呢?

春节又到了,不少留学生又要踏上返乡的行程。大包小包的行李中,很小一部分是自己的东西,多数都是帮各自国内的亲朋好友带的代购品,化妆品、各种名牌包包……为了满足亲朋好友的需求,很多人每逢节假日都游走在各大商铺,以寻求合适的打折商品。终于有留学生“忍无可忍”,这两天,人人网上一篇《忍不住了,上来咆哮下,我是一名硕士生,不是一名采购员》的日志引发了不少留学生的共鸣。

而让李渊栋觉得无语的是,很多人在托他买东西时,因为不知道具体的型号,会给出这样的描述:“我要这次范冰冰出席什么活动带的那个包”、“我要晚上8点放的广告里的那个什么香水”……

发帖的网友名叫李渊栋,在法国一所学校攻读硕士。他在帖子中称“由于本人长期在法兰西这个浪漫奢华的时尚之地居住学习,所以目前俨然成为一名合格的奢侈品采购员!”

其实除了在国外读书的留学生最近很忙,在港澳读书的内地学生这几天也不轻松。从南大毕业的小叶在香港读硕士,上周刚完成了一次大扫购。小叶说,一般朋友会让她带化妆品或电子商品,还有不少人要代购奶粉,“奶粉特别难买,有同学要指定牌子,还指定产地。”小叶说,因为都是朋友,也不好意思多要钱,但是每次出门,路费都不低,而且还要冒着被海关罚款的危险,“原则上说总额超过5000元就要缴税了呀。经常有人让我们代购苹果电脑,一台就10000多元。说起代购,我们都是一肚子苦水啊。”

事实上,跟李渊栋一样,多数留学生都有代购经历。同样在法国留学的李鸥告诉记者,他一般是在圣诞节回国,每次回来,同学或亲友都会托他带一些化妆品或品牌包包。

在小叶看来,因为有着便利的条件,帮亲朋好友代购也无可厚非,但有的人太挑剔。“我有个港理工的同学前几天还和我吐槽说,qq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许久不联系的小学同学,让她代购ipad mini。”小叶说,有的人不太熟,他总会觉得你多要钱了,或者觉得你买的东西不符合要求,甚至要求你先帮忙垫钱,“可我们都是学生,哪里有多的钱呢?”

不仅是春节,平时也有朋友托他们代购。“代购孩子奶粉,从香港邮寄,费用会比较高。我们只好带着奶粉从深圳出关,然后在罗湖关口寄出去,我们再回来。有点儿折腾,来回要花3个多小时。”小叶说,于是有在香港的学生与亲朋好友“约法三章”,“不帮忙比较价格;大部分产品汇率统一按照0.84算;高难度产品不代购,比如说苹果新产品,限量版包包等;过重的产品不代购,超过500毫升的化妆水、奶粉、纸尿布……”

李渊栋表示,自从他到法国之后,很多之前不曾联系的亲友、同学都会主动来示好,在一两句寒暄之后,就问同一个问题,“你们那边什么牌子的包包多少钱啊? 能帮我带一个吗?”

LINKS